我 openSUSE 坛子 朋友

您认为一个不是计算机专业的业余人士,是怎么得知 linux 并且用上一个发行版好几年的?

可能大多数人能回答怎么得知这个问题:“小学电脑课第一节课就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有个系统叫做红旗 linux。” 但是第二个问题有难度,可能是各个 linux 公司也想要解决怎么让普通人也用 linux 是个大难题。但是我也没啥解决办法。

我也是小学一开始就知道,但我也没有当一回事。因为我家没有电脑,我到 15 岁才有电脑,可以上网。我不是一个数字时代原住民(一出生就有手机网络并且把它们当成日常的人)。当时还是什么 VeryCD 电驴,纳米盘,PPS,bitorrent 的时代,也就是网络资源发达的时代。我还是一个青涩的在 QQ 里认识网友尝试聊天的人。

其中有个人很有意思,他是搞音乐的。我的电脑因为配置问题,所以我逐渐变得喜欢去折腾操作系统,想要让它用最少的内存同时开机最快,想要它不会变慢,不用重装。


每次和他抱怨这个他就跟我说 KDE 怎么怎么炫酷。说什么:“KDE 在 XXXX 展会非常惊艳,现在你看到的 win7 其实就是借鉴它的。” 这人就一直吹 KDE(一个音乐人喜欢 KDE 这也是绝了。其实他对 KDE 的赞扬并没有过誉),一来二去我就记住这玩意了。因为当时 win7 用着用着就会变慢,就要不可避免地要重装让我非常沮丧。当时 KDE 有个项目是可以在 windows 用 KDE 那一套东西,我用了以后发现 Dolphin 是乱码的,我就没用了。

给 win 换 shell 这个折腾思路就不对劲,我要换操作系统这个路子就出来了。当时那个人给我推荐的是 ubuntu。他也没告诉我那个 ubuntu 默认不是 KDE,是 Gnome。我也就先试着 live cd 用着,用几次就没意思了。因为觉得知识储备不够。于是就在 ubuntu 坛子里找到 “鸟哥的 linux 私房菜 “和 不用钱的课程视频看。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个网站叫做 distrowatch。当时我知识比较匮乏(现在也匮乏),思路就是,rpm 系,然后还得是 KDE 的。openSUSE 就是符合条件的那个发行版。(它也是唯一一个被我真的装在一个硬盘分区里面的 linux 发行版,而且还用了好几年)。当年它好像不是这么写的,有人会写 openSuSE 来着,会把 u 写成小写。

openSUSE 有有 yast 和 zypper,这套炫酷的东西,还能网页搜索包,加个源下载什么的。这么人性化的东西,其它发行版很难有一套这么好使的工具。

坛子

我就开始在坛子里混了。也闹了不小笑话,做 gossip 做成了帮别的发行版宣传。然后翻译错误之类的。也和不少人有聊天交流。

因为做 gossip 我是每个帖子都会看的,除了水区以外,所有区的所有帖子我都会去看。那不是爬虫程序生成的东西,尽管我觉得人工居然这么菜也是对不起这个原本要作为刊物的 gossip(没时间)。

从你们的发帖和回答我也能学到很多知识。不知不觉在这种看帖的过程中,就有感情了,发帖的人,回答的人,分享的人。他们都是真诚的。于是我就能看到努力问问题和努力回答问题的人,还有努力分享的人。也有努力默默耕耘在背后维护社区的人。

也能从侧面看到开源社区都有的事。

  • 一堆人的问题都是多媒体,娱乐看来是计算机的一个重要功能,一堆人要用播放器。解码器,编码器。

  • 另一个问题,大多数人不理解 开源社区 和 客服中心 的区别。总会把人当客服并且要求一些企业才有的资源。我在 b 站看到一个开源社区人员截图抱怨过。我才知道这不是孤立案例,是大家都有的问题。

  • 大多数问题只能由少数人解答。那些活跃用户,能活跃,不是因为他们抢着答,而是他们本来就很专业。知识储备和经验都很充足,一般人都搞不定。我这个全帖子都看了的人,看到回答的第一时间是复制下来 (不用是解决方案),然后一个一个关键词的查,然后发现这个玩意很专业,深挖要很久,不是那么容易搞懂的。这个过程能学到很多,但是能发现自己不懂的更多,脑子里的问号越来越多了。

引用歌词的话来说我对朋友和坛子的看法

时光可变 世界可变

人情亦许多都变迁

友共情不变

那种” 真 “找不到缺点

笔友

我有个认识了很久的网友,我们可以聊很多…很多…是少数的超级笔友。他是个画师,他知道我是个懂他的人,我知道的画师比他还多(活该被人说网络松鼠的我,这个坛子也有人说我是松鼠)。他也深受 win7 其害,想找个解决方法。

于是,我感觉到了历史的轮回。我好像平时也和他提过 openSUSE 的用户友好,也没特意去吹,他应该是看到,一般人的我也能用。那么他也能用。所以他就在笔记本里装了。很搞笑的是,我和他作为一般人的第一个问题都是 “为啥 sudo 输入密码了以后光标没有反应的呢?”(不管是 sudo 还是 root,输入密码都是不会显示多少个字符的,免得被人看出你密码有几位)这个挺有意思的,一开始我用 mypaint,他不太喜欢。GIMP 也只是能凑合着用。当时我是咋整的呢,WINE 一个会内存溢出的 photoshop CS5 使用里面的功能。然后 WINE 一个 Clip studio paint。用里面的一些画笔功能。(很多人以为 clip studio paint 是 wine 出问题,数位板不能用,wine 的网站也这么有人提交结果,但是其实能用的,只要在设置里改一下数位板的 API 就可以了)。

后来我们都不用 WINE 了,我们用 Krita,这个爽,建议大部分用 clip studio paint 的画师哪怕在 windows 下也用,这个简单来说就是比 Clip studio paint 先进的开源跨平台绘画软件。之后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沧海遗珠,开源绘画界怕不是都当这玩意透明的,以后有机会可以详细说说这个沧海遗珠是啥。

这就很有意思,普通人的 linux 发行版的使用推广链条,居然没有一个人是 IT 的(至少我当时被推荐,甚至使用的时候也不是计算机相关的,但是现在是了)也是绝了。我也从来没有看过那个人说的展览会,和 KDE 当时到底多么惊艳全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用上了 QAQ

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就是:它真的易用好用才行。可能还需要一个新手亲身出来当例子。


话说最近起床会出现直接无力跪地上,然后爬上床,下来又跪一次的情况,会扭伤,我以为是下床姿势不对,但是好像不是这样的…

你我再次相见

随年和月 身心虽耗损

——出自 友共情 古巨基

这歌词下半段也是绝了,这么精准的吗?我服气了。


最近傍晚下山天上有个 Neowise 彗星,好像是几千年一遇的?可以看一看。太阳下山以后看西北贴着地平线的地方能看到个 0.5 星等的东西。

我也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 openSUSE 的。

3赞

我也算是前音乐从业者。当时自己购买了 vps 后,想着桌面能不能也用 Linux,于是并上网搜寻,理所当然的遇到 kde 吹,也理所当然的看到 opensuse 吹。

恰逢那时候 opensuse 开始有滚动发行,觉得非常符合自己理想中的操作系统(滚动)。于是便尝试了,此前也陆陆续续试过其他发行版和稳定版的 opensuse,正是滚动这个概念吸引到了我。

后来有一次滚到最新版,我的 jack 不能通过 qjackctl 启动了,上网搜到是 bug。那时候我并不知道究竟是 jack 的问题还是 qjackctl,也不会回滚上一个版本,能力受限于是我便放弃。

再后来我就一直在使用 arch ,也是滚动发行,符合我的理想。跟最开始接触刚好相反的是,我现在是 gnome 用户。

opensuse 的滚动更新给当时的我展现了不一样的世界。(我知道其他也有滚动,只是当时的我只知道 opensuse 并以此入了半只脚的门)

1赞

我用的第一个 Linux 发行版是 fedora,算是因为红帽,可以通过 fedora 熟悉红帽系。后来跨版本升级挂了,我觉得这个也太不稳定了吧,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当时我很菜,瞎搞挂了,反正我准备换一个。那个时候就开始各个发行版都尝试了一下,主要是 deb 系的, openSUSE 没有试,听说它是 rpm 系的,觉得它和 fedora 应该差不多吧。试了很多发行版后,发现各个发行版区别不太大,也就默认的桌面环境不同。当年 ubuntu 开始用 unity,Bug 多而且不习惯,同样的,GNOME 进入 3,不稳定而且简陋,KDE 符合操作习惯而且漂亮,最后开始用 archlinux,主要是能滚动升级,就不怕跨版本升级挂了,反正每周滚一次就行了。但是用 archlinux 不滚挂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有一天还是滚挂,然后就心累了,折腾来浪费时间。我决定选一个系统稳定,可以跨版本升级,软件也比较新,不能太旧,不用天天更新的发行版,而且还要是用 KDE 的,当时一直听说 KDE 做得最好的是 openSUSE,搜 openSUSE 时搜到了苏姐的《 opensuse 的人气为何远不如 Ubuntu 和 Fedora?》,看了之后决定尝试一下,然后就入坑了。

1赞

我好像是在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开始发现了 linux,当时不知对 windows 有什么不满还是出于什么好奇心,结果就发现了 linux. 当时正是 openSUSE 11.4,同时也知道了 ubuntu,但是处于 openSUSE 是最华丽的发行版的,所以有着迷之执念,用小水管下了 4.7G 的镜像,下了 4 个多小时,然后在网上学了一点 grub 命令,直接本地硬盘安装,当时也没有可以刻安装介质的 U 盘。好不容易折腾好之后,发现没法联网。当时用的还是 ADSL 拨号的网络。不是很懂怎么联网。

所以不的不放弃,后来通过 wubi 装上了 ubuntu。使用还算可以。总之当年纯小白。也没怎么学 bash,完全是普通用户该怎么用还是怎么用的心态,而且也不觉得好用,所以后来回到 windows 很长时间。

直到在大学里面,我曾经装过 openSUSE 12.1,还是不太会用 linux,再次放弃。直到后来我开始学习用 R 语言做一些统计方面的事情,发现 windows 的 cmd 输出汉字会有问题,打汉字也很麻烦,到处 gbk,和我的 utf8 偏好很不相符,切换 codepage 弄得满地鸡毛。这时候对文件系统,linux,开机引导,也慢慢有认识了,我就又开始实机装了 ubuntu,后开觉得老是有什么内部错误,就尝试换过 debian,当时一直用 xfce,不过 debian stable 的 软件太老了,用着各种难受。然后当是 openSUSE 搞了个大新闻,版本号 42,终极答案,然后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用过的 openSUSE,然后装上。

啊哈,DVD 就是好啊,装好之后,中文语言包,输入法,什么都有了。然后慢慢认识了 zyppee yast 以及网页上的 onclick install,才意识到,啊,我怎么错失了一个这么好用的发行版。

后来就成了坚定的蜥蜴党。

一开始我还忌惮 KDE,因为一直有传说 KDE 比较重量级,怕老电脑吃不消,然而试了之后发现比 xfce 好多了,xfce 只是聊胜于无。然后我就成了坚定的 openSUSE 用户。

以及在 学习 linux 的路上,从 archiwiki 和一些博客学习到很多东西。比如 从 csslayer 的博客学习到如何给非开源的 qt 软件编译 fcitx 插件,解决我喜欢的 qt 软件不能打汉字的问题。比如从 水景一页的博客学习如何在 thinkpad 上配置小红点以及电池充电阈值的方法。

1赞

這個可以分享一下。:joy:
我的經歷跟上面幾位朋友有所不同。當時是對一款雞尾酒很感興趣——瑪格麗特,這個名字對於本論壇有不同的意義。當時在網上搜索的時候機緣巧合下搜到了她寫的一些東西。拜讀之後熱淚盈眶,前輩的奉獻精神每每回想起來都激動不已。這也是在其他分發版沒有感受到的東西。
之後下載了 openSUSE Leap 42.1,記得當時 leap 還提供 xfce 桌面來着。第一次默認安裝的 KDE,那花哨的特效很酷雖然經常卡死:joy:。不過遺憾的是因爲沒有找到合適的學習渠道有諸多困擾難以解決我最終沒有成爲蜥蜴當,最終選擇了符合自己習慣的基於 Debian 的分發版。

1赞

你用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是 kde5 了,之前的 kde 桌面,是真的重:joy:

是啊,42.1 重新开始用的时候已经 kde 5 了

现在的 kde,应该算是轻量级的了,比 xfce 轻

借楼请教一下您用过那些 Linux 下打简谱的软件么?lilypond musescore 都是针对五线谱的,简谱编辑起来太扭曲了。

我用 Linux 纯粹是因为不想折腾系统~

以前折腾 windows 系统,自认为掌握了很多知识:改注册表,改组策略,多个防火墙横向比较,系统 ghost,各种系统重装方式,多系统共存,攒一些好用的小众工具和下载网站,输入法…

尝试 Linux 的过程中,没少去折腾,不同的发行版,不同的桌面环境,都装上试试,再装应用,然后,就没然后了。这时候偶然回头才发现,Linux 居然没什么可折腾的,我这么多年使用 windows 系统养成的折腾习惯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再然后,就回不去 windows 了~

2赞

OT: Discourse 要是有精华功能我真想给这帖加上,然而并没有,所以我点了个小心心

我已经忘了我是怎么知道 openSUSE 的了,可能是在从网上被凤凰和苏姐安利的,也可能是更早一点的时候在哪里看到的,确实想不起来了

1赞

小时候玩的疯,什么系统都装过(就是所谓的精通各种系统的安装)。以当时我家那个 2M 的网速,装个 Ubuntu 一晚上都没好,不过到现在网络还都是这样,感觉这地方都没怎么进步。以前我是个桌面用户,用过一段时间 Ubuntu 被内部错误搞怕了,期间还试过 Debian 等,最后被朋友推荐用上了 Kubuntu 变成了 KDE 阵营。当时 Gnome 看着还没有现在那么奇怪,不过 KDE 的透明毛玻璃真的太好看了。

好几次搜个什么东西,多次进来这个黑色主题的论坛,发现了有拿 :lizard: 做 logo 的发行版就感觉很有意思,下了一个试试,用的时候完全没想到包管理器名字叫 zypper,猜了一堆都没猜到 :rofl: 。不过我真的不怎么喜欢看论坛,到现在都是一些我怎么都没遇到过的问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跟以前 KDE 天天让你报 bug,然后又要让你说一堆才给你发,然后又要跟踪什么的就嫌麻烦。这个发行版我觉得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和 obs 配合用,而且那个还能方便给其他发行版打包,用起来就很爽,只要不是最底层的依赖都可以 override。查过历史发现,openSUSE 毕竟这么多年也没被别人 fork 出什么大的发行版,也算是挺强的。人家打了个社区发行版的名号,而且还是滚动和稳定版一起发,非灵车还有什么不好的。

这个发行版的主要问题是,刚开始用不知道要去加 packman 装解码器就会让很多一部分人不爽。很多的软件一般在这个发行版的源里面没有,就算有也没人去发个 pr 给他们写在文档上,有一部分官方源的软件没有在维基里写,也没有 README.suse 或者根本就没有提到怎么用。前两天装的那个 roundcubemail 把文件直接扔在 /srv/http 而不是 /usr/share 就很奇怪了,那个 dovecot 甚至都没说要把 mail 文件夹扔在什么地方,我扔在 /srv 然后被 apparmor 搞了,研究了半天 apparmor 规则才发现可以扔在 /var/vmail,根本就没有文档全靠自己发掘。obs 里面既有一堆好东西,又有一堆灵车软件源,不优雅得使用软件源系统崩的快 :man_facepalming:

要是有人问我装完要干啥的话,那我有一堆细节:

  • wicked 而不是 NetworkManager 管理网络
  • packman 软件源,zypper dup --from packman(或者去用 opi,一条广告五毛)
  • 编辑 /etc/sysconfig/network/config,设置 NETCONFIG_DNS_STATIC_SEARCHLISTNETCONFIG_DNS_STATIC_SERVERS
  • grub 开机等待时间
  • 改主机名 hostnamectl set-hostname
  • wheel 组然后 visudo
  • 常用软件 zypper in git zsh htop bmon netcat-bsd mtr bind-utils iperf tmux
  • ohmyz.sh,喜欢节俭的我再推荐个 theme: ys
  • 用 fcitx 的话可以装 rime 或者那个 google pinyin
  • 用 KDE 的话我推荐下拉 terminal: yakuake
  • 我还推荐在机器上跑个 dns cache server,我推荐 knot-resolver

Linux 用的越久越相信开源破车了,啥东西都想找有没有什么开源实现,能知道怎么解决问题就行。也越来越在乎使用上的哲学问题。以前大家都喜欢说什么 LAMP,直接下载整合好的点击就能用,现在觉得还是从软件源来的管理起来更舒服。有些人喜欢宣扬自己的那个包直接像 ohmyz.sh 一样粘贴执行安装好方便,我倒是觉得打个包之后更舒服,不会在用户目录下扔那么多混在一起的东西。

你看我,想到啥说啥,毫无语言组织能力 :angel:

1赞

wicked 是不是没有可以和 kde 桌面整合的插件?
感觉不太方便

你可以用 yast,但是我还是觉得直接编辑配置文件更方便一点

已经忘了几年前具体是什么原因开始接触 Linux (不过貌似和 VIM 有点关系,看到室友摆弄这个编辑器之神……不过现在我觉得 Evil+Emacs 也很香啊:rofl:),只记得当时可能和大多数对这个感兴趣的人一样,各种折腾装遍了各主流发行版,当然记忆中我当时并没有装 Arch,没有友好的安装界面还是很劝退啥都不懂的小白的。说是折腾,但当时无非是各种折腾桌面环境,记得装了一圈之后,大概是感觉其他的在我电脑上有各种问题,以及当时并不会玩儿的原因,稀里糊涂的又回到了大蜥蜴,当时还是和自带的 Windows 双系统,但后来因为一次喜闻乐见 office 奔溃丢某思政课作业文档,下定决心和 Windows 说了拜拜。

因为一个 VirtualBox 内核未同步更新问题来到了这个坛子,了解到了这个似乎不大但友好的社区,通过玛丽苏学姐那个较有名的某乎帖子,更加坚定了这个似乎稀里糊涂的选择。现在的我来看,我蜥蜴确实如其 slogan 所说的「坚如磐石」;软件这边不太爽通过 OBS 补充也不是不可,同时 OBS 也方便自己各种折腾,比如把自己因为各种原因手动安装的各种东西都弄到自己的 OBS 上方便管理,也感觉更优雅,在搬到 OBS 的过程中难免遇到不会打包的东西,不过之后的各种翻文档,去各个地方扒例子学习、尝试,在试错中得到经验的过程,我觉得也很有意义,不管打包实现优不优雅,最后整出来东西了也是相当有成就感;最后就是一个东西用久了,大概也是会有感情的,所以我大概会接着是一个坚定的蜥蜴吹。

曾经在风滚草和 Leap 之间无感升级倒腾过几次,但还是各种包都更新的风滚草适合我这种不折腾会死星人。还有拉一个室友入坑,不过不久前因为一些原因我又给他整上 Windows 的双系统,感觉这貌似是会送走了一个……

毫无语言组织能力 +1,我这都是写的啥……

1赞

可能不好歪楼,我私讯和你交流

我也想分享一下心路历程。作为普通用户,最早是通过 Firefox 了解 “开源软件” 这个概念的,但我最早接触的 Linux 发行版却是红旗,那时候只觉得体验欠佳。

后来是 Ubuntu 惊艳了我(相信是不少普通用户第一个接触的发行版),那时候好像还是 Windows XP 满天飞的时代,Unity 这种完全不同的操作风格确实非常惊艳。

于是开始研究美化,自然而然地接触了号称最美发行版的 openSUSE,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触 KDE plasma,又被惊艳了一次(说实话感觉那时候的默认界面比现在好看多了)。尤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 tty 里竟然有背景图片。

过了美化的那阵瘾,又在 Fedora、Ubuntu 之间摇摆了几回,后来是 Arch Linux 让我对 Linux 有了更深的认识,那几年也是 Arch Linux 最火的时代,这种几乎什。么都要折腾的发行版深刻锻炼了我,同时也让我第一次认识到 “滚动发行版” 的优点。

再后来折腾累了,想换个不用那么折腾的滚动发行版,自然 openSUSE Tumbleweed 是最好的选择了。现在我在博客服务器上用 Leap,本地开虚拟机用 Tumbleweed。

1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