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SUSE 和红帽的商业模式

SUSE 和红帽有一样的商业模式,两者都是不赚系统钱而卖服务;
为什么营收远远不及红帽?
我认为是宣传的缘故:如果我写个文章或者做个视频说 SUSE 系怎么怎么好,看到的人就会:“是,好,但是我 Ubuntu 用的挺不错啊,为啥要费劲换发行版呢?” 就像这样,宣传了也没用; 甚至:
image
image
RH 被政府请进了中国,现在又出现这么多爱国营销发行版,openSUSE 起来更难。
一堆培训班都教的是 RHEL,出来的 SA 只会 RH 系,又没有教 SUSE Linux Enterprise 的,这就代表以后会 SUSE Linux Enterprise 的 SA 越来越少,这就导致了恶性循环,企业不用 SUSE Linux Enterprise–>会 SUSE Linux Enterprise 的 SA 没有用–>SA 赚不到钱–>谁都不愿意去学 SUSE Linux Enterprise–>教 SUSE Linux Enterprise 的培训班越来
越少–>会 SLE 的 SA 越来越少–>企业不用 SLE;现在在中国使用 SLE 的企业只是少数。
之前苏姐说过 “SUSE 能独吃世界 500 强 95%” – 这在 2013 年确实是
但是现在成了


top500 超算前十里 7 个红帽系,两个 C 家的(天河 2A 和 Selene 神威的 Raise 不知道是哪家的)
这样下去,我对 SUSE 的前景很是担忧,超算市场被抢,服务器市场被抢,搞不好最后无人问津。

发行版之争啊
哪个好用用哪个呗
免费的还用出优越感了(滑稽)

Talk is cheap, show me your data.

述以自我认知以推向全体,这波诡辩玩的很六啊

建议先搞清楚 SUSE 的目标群体是不是科班…

剩下不清楚的地方不评论。无利益相关。

ok.


revenue 是收入的意思 => https://wiki.mbalib.com/wiki/收入_(会计)


SUSE 从 2019.1.1 到 2019.10.31 的 revenue => 十个月 246,420, 000 USD => 一年 3 亿

注:SUSE 并不公开发行股票,虽然有年报,但是监管可能会缺失,数据可能有偏差。

来源:
SUSE 官网的 about 页面
https://www.suse.com/company/about/
最下面有个链接给了下载地址:
https://links.imagerelay.com/cdn/3404/ql/cc423c0b41d342f98dca3b517f142ab1/suse-2019-annual-report.pdf


RedHat 2017.2 到 2018.2 的 revenue 是 2,920,461,000 usd => 一年 30 亿

注:2019 年 RedHat 被 IBM 以 350 亿收购,RedHat 的业务和 IBM 原有的云计算部门逐渐有种混合体的味道,并不方便获得 RedHat 具体的贡献量。至于 IBM 是多大体量的公司,那就是富可敌国了。

RedHat 明面上好看的年报:https://www.annualreports.com/HostedData/AnnualReportArchive/r/NYSE_RHT_2018.pdf
美国财务部的备份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087423/000119312519181218/d749698ddef14a.htm


至于 2020 年和 2021 年 RedHat 过的怎么样,可以参考 IBM 2020 的年报,

https://www.ibm.com/investor/financials/financial-reporting

红帽用的人多是因为他们不用升级系统,维护成本除了钱基本没有。我们学校去年才换 el7,这之前想用超算干点啥都提示 glibc 版本不够得自己编译。

1赞

系统都赚钱的。只是都在转 IBM 模式卖服务。

营收这个概念可能是我随口在知乎上一提带到 Linux 社区里的。原话是说 RH 早已突破 10 亿美元大关,SUSE 也不差。是说 RH 跟 SUSE 这对兄弟都很强大。但不能用这个去比较两者,属于过度应用了。

如果非要听的话,体量是个很重要的原因。RH 是上市公司,相当于问为什么小卖店营收不如中石油,它发行股票的溢价存在银行吃利息也许就比小卖店营收高了。(但是某一个具体的城市最火的小卖店绝对不是中石油开的那个)

那为什么它是中石油你是小卖店呢?先机也很重要,RH 是一家美国公司,市场和资本的环境本身就比西欧强许多。另外你考据一下 RH 的发展历史也许像 IBM Cisco Sun 这些公司的影子就出来了。

不同体量的公司估值的话,业内不是用营收来估值的。你跟小孩比,肯定不是比体力。正常肯定要通过某种方式将小孩子放大到你的样子,或者直接把你缩小到小孩子的样子。

互联网公司最重要的是用户数,节点距离,变现能力,垄断溢价,市场前景,智库,是个多边形相互影响的结构,某一方面的特殊突出都可能产生新的商业模式。因为都在做梦嘛,那就不能抠抠搜搜的了,营收这些东西不重要。如果这个重要,腾讯最该担心的是华为。

业内认为 SUSE 跟 RH 有可比性的原因在于它们在做的主要业务都是 Cloud。比较 Cloud 业务你可以研究下,比如容器水平,内核水平,安全水平,基础系统水平,快速定制和 7x24 响应这些东西。

正如我在别的文章里说的,Linux 商业化已经进入到普通用户看不懂的境界了。业内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肯定不是一个东西,也许你看到的是 SUSE 在丢失中国市场,但是基础 OS 市场是因为什么丢失的?是因为我们不好或者 RH 好吗?其实不是的,而是这块的需求整个都在萎缩,RH 也在丢市场。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百度云…懂了吗?原来这些都是客户,现在这些都是你的竞争合作者。你再通过卖系统那只有等死,因为甲方已经介入到基础 OS 定制里来了,阿里都玩内核了。你只能用自己做基础 OS 的多年经验去为甲方爸爸更好的服务,原来整个 OS 是你的,现在可能只是甲方爸爸自己的系统里面的一部分,就是你不署名了,把自己隐藏起来了,所以普通用户就越来越没法评价了。像现在你还听过 IBM,但你还知道 IBM 都在干什么吗?过几十年可能除了业内谁也不知道 IBM 但 IBM 到处都是。这应该也是 SUSE 的愿景。

所以你说的宣传的缘故,其实就是个伪命题。

那个 Debian 用户的图,真没必要和他吵,因为他连 openSUSE 和 SUSE 什么关系都不清楚。我现在觉得安利给一个 Linux 用户 Linux 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情…反而维护 Linux 社区的团结完整才是重要的,我是 openSUSE 最忠实的粉丝了,你安利我肯定没用,但不代表我不可以跟你谈 Debian/Ubuntu/ArchLinux…我连 Alpine linux 都可以拿过来就用的。deb 和 pkgbuild 打包我都是可以快速上手的。

爱国营销发行版跟 SUSE/openSUSE 是有生殖隔离的。它们是桌面 Linux,瞄准的是国产替代 Windows。这个市场永远也不会给任何一个现有的社区/商业发行版,看上去它很大,但跟你是远到有生殖隔离的。假设有一天我们全是 UOS 了,也影响不了我个人电脑装 openSUSE。同样你们想把 openSUSE 装到每个中国人电脑上的梦趁早别做。

培训班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现在 SA 本身性质都变了,未来甲方 SA 只需要会操作云,而系统级别的都由 DevOPs 解决。只需要 SUSE 招进公司的人会 SUSE 就行了。至于企业用什么 OS 其实 SA 从头到尾就没说得算过,不是某种 SA 越多这个 OS 就用的越多…是来了哪个 OS SA 就得会什么…

超算嘛,跟系统其实存在绝对联系…因为它们的架构肯定不是 x86…可选的系统本来就少,基本上也不存在重装系统的…你看前十都是 RH 和 C 家,那可能只是因为 SUSE Linux Enterprise 的不是前十了,想想看,这玩意不存在丢市场的…神威想换 SUSE Linux Enterprise 也换不了,因为整个系统都是围绕它的架构特殊优化的,钱花完了,剩下保护费你不会不交的,因为你重装一下系统成本更高…问问用过超算资源的同学,它应该就不是一台计算机…

1赞

如果这个循环真的是那个样子,所有的行业都应该被单一的巨头的控制,但是现在买房买车买日用品,不都有很多品牌嘛。就算 Windows 以前一直垄断,现在不也有 linux, macOS, chromeOS,android, 活的好好的,质量也可以和 Windows 比拼一下。如果这种循环成立,那么地球早就统一了。

感觉是因为国内文化上的原因,喜欢” 大一统 “和” 聚众 “的那种感觉,很容易引出” 人少的东西 就 等于没有希望不好用的东西" 这个结论。

同样的逻辑:

小国生活水平不好 -> 人口外迁 -> 后继无人 -> 小的国家直接没了 :)

由此可以得出奇妙结论 “只有大国才能生存”。

当年 Ubuntu 不也是家做做桌面的小公司,不也弯道超车,通过做桌面反向进入服务器市场。

像现在你还听过 IBM,但你还知道 IBM 都在干什么吗?过几十年可能除了业内谁也不知道 IBM 但 IBM 到处都是。这应该也是 SUSE 的愿景。

Who Uses Tcl

有点像 Tcl/Tk 语言,其巅峰时期程序员人数是 Python 程序员人数的 3 倍,近些年退居幕后,悄悄地在自己的老本行芯片集成电路还有诸如网络设备、汽车设计、数字机床、石油勘探、航空航天、天文学图像分析、金融交易等很多专业领域变成了基础设施一样的存在:

  • Tcl/Tk 是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芯片设计和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设计软件的默认编程语言,Intel/AMD 处理器、AMD/NVIDIA 显卡、比特币矿机芯片的设计都会用到 Tcl/Tk。

  • Cisco 路由器交换机内置的默认编程语言是 Tcl/Tk,只要用互联网就会不知不觉接触到 Tcl/Tk。

  • NASA 约翰逊太空中心的飞行控制系统使用 Tcl/Tk 来控制国际空间站。

  • 为 NASA 等许多相关科研机构提供数据的高能天体物理科学档案研究中心(HEASARC)用于研究黑洞和宇宙大爆炸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光谱分析软件是基于 Tcl/Tk 的。

  • 大多数汽车设计 CAD 软件的内置编程语言是 Tcl/Tk。

  • SQLite 最早是 Tcl/Tk 独占,后来因为太受欢迎才移植给了其他语言。

  • 安装 Python/Perl/Ruby 默认 GUI 库 Tk 的同时也会安装一份 Tcl 解释器。(真•胶水语言 哈哈哈)

  • 欧美大量电话语音识别系统是基于 Tcl/Tk 的。

  • NBC 广播公司用 Tcl/Tk 控制节目播放。

  • 直到 2021 年,无论是 QT 还是 GTK 还是其他 GUI 库里的 Canvas 控件都没有 Tcl/Tk 的 Canvas 功能强大,欧洲很多机场的航空管制软件是用 Tcl/Tk Canvas 增强版 TkZinc 写的。

  • Fidessa 交易系统也使用 Tcl/Tk。国外的大部分投行和券商都多多少少在用 Fidessa 的系统,比如有用它的前台的股票期货等订单管理系统、算法策略系统、也有用它的中台系统生成一些 confirmation。它的系统是连接到各交易所的, 签约的券商一般会根据各自的需求委托 Fidessa 对系统进行一定的修改。国内的四大行也在用 Fidessa 的部分系统。

  • FlightAware 的航班跟踪系统后台也大量使用 Tcl/Tk。

  • Tcl/Tk 广泛用于编写石油、矿山、数字机床、机器人、IoT 这类工业领域的控制软件。

  • 等等等等…

Tcltk 这么厉害的吗?我还以为只是和 python 里面的 tkinter 有关系的什么。

印象里 Perl/Ruby/Python/Tcl 里 Tcl/Tk 是唯一一个赢得过 ACM 软件系统奖的脚本语言,这个奖项专门授予因开发对软件的概念产生影响,在商业上受到认可或两者兼而有之的软件系统而具有持久影响力的机构或个人。该奖项过去的获奖项目包括诸如 TCP/IP 协议、首批电子表格、首批关系数据库、Internet、Unix、PostScript、Smalltalk、DNS 等开创性系统。

BTW:FlightAware 还赞助了一个 Tcl 赏金计划,其中悬赏金额最高的分别是:

  • $20,000 for Tcl to run 2X faster than Tcl 8.6 for a benchmark program TBD.
  • $100,000 for Tcl to run 10X faster than Tcl 8.6.

怪不得最近用来把 Tcl 字节码 JIT 成本地二进制码的 tclquadcode 项目 commit 得很频繁,看来 tclquadcode 团队是打算趁疫情宅家里全力以赴拿到 100,000 美刀赏金啊。 :sunglasses:

还是需要加大营销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