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1.10 一个月没人修了


#1

昨天在推上看有人吐槽才发现 obs 上的 go1.10 已经编译失败一个月了仍然没人来修,我看了下是源码变动导致 patch 失效,我重做 patch 向上游提交了,@marguerite 能抽空看看吗? request地址


#2

@Stawidy 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把那个 patch 删除吗?


#3

golang 是 SUSE 内部团队维护的,他们甚至都不接受第三方包的提交的,都让你用 go get。自从他们 take over 我的 golang-packaging 后,就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4

1.10 已经删除了相关的代码,补丁打不上去了。


#5

我靠!openSUSE 又不是他家的!!那 deepin 没法做了。


#6

所以之前你让我接受 deepin 那些 golang 包的时候,我才说不碰啊。之前他们把 d:l:go 里的第三方包都删了,说是决定用 go get,其实原因我觉得是他们的人根本不维护第三方包,factory 总 fail。现在那个 repo 里有很多提交第三方包的 request,他们根本不管的。甚至发到 factory 列表的介绍他们也不回。

这个 Thomas 似乎就是 take over 我的 golang-packaging 的人,他们用 bash 脚本重写了,之前我 github 发了个用 golang 本身重写的 pull request,也是没人理的:

总之就是各种不合作。各种 internal decision。没办法,当初 take over 也是 openSUSE board chairman 支持的,还威胁我这个第一作者要注意 good manner,呵呵。所以现在我都不鸟 Chairman,不鸟 Board,不鸟所谓的 golang maintainers


#7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社区发公开信,重新接手 d:l:go 的维护权,把那些人全开了。直接 CC SUSE 内部的各大高级管理。同时你们这些提交第三方包不被理会的人全部过来背书。看看能不能行,要是再有个坑爹 Chairman,那也是白费力气。

我现在也不怎么维护包,基本上都在开发我的 github 上那些 ruby 的东西,所以抢回维护权对我本人来说没什么意义,也就任他们折腾去吧


#8

需要联合在社区发公开信吗?之前有人强行 drop python-ibus 我已经非常愤怒了。再这么弄下去就别叫什么 openSUSE 社区了,哪有什么社区啊,都是 SUSE 家的私有财产!


#9

似乎他们认为 golang 的包就是一个正常的包。所以我觉得你可以直接从 X11:Deepin 往 Factory 交。

按照他们的看法,golang-packaging 是无用的。所有的第三包都去手写 GOPATH 吧


#10

所以按照他们的逻辑,以后安装go的库的时候,就只能go get了?是否需要sudo权限?


#11

需要库自己 go get,不用 root 权限会在 home 里建个 go 文件夹。需要应用也不要提交到 d:l:go,觉得它是干啥的就按功能去找开发源。总之别来烦他们,就是这样。


#12

有个 SUSE 的大佬在我的 Facebook 上留言,你可以给他交流一下实际情况。golang 的事情你是最清楚的。


#13

见上面的回复。


#14

其实Dominique 也是好心的。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都是希望功能更完善嘛,但是方法和途径上可能有所分歧。现在问题就是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强行去做,同时,他们也可能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这样反对。我觉得,还是就具体的事情具体讨论嘛。

另外,Dominique和Tomas在开源社区已经很久,很久很久了,相信我他们不会犯特别低级的错误。从技术水平和开源组织管理上都不会。我们可以看OBS上的贡献列表。另外,他们为openSUSE作出过巨大的贡献,从贡献和前辈的角度来说,在沟通语言上应该保持尊重的,可以交换看法嘛,求同存异呗。

另外,开源社区有分歧是经常的事情,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们可以逐渐影响他们,毕竟他们是西方人有些沟通方式,一些共识或者背景和我们不一样,我们也得给别人一个缓冲和理解的空间不是。

我觉得不如先发邮件吧,慢慢说,就具体的分歧点来讨论。怎么样?
:slight_smile:


#15

现在不是在说 Tomas 的问题了,既然 python-ibus 的 split 的已经被接受了我也不再提这事了。现在是 Golang 也在没有讨论和交流的情况下强行这么做,我觉得这不是偶然了,人家根本就不理 Marguerite ,还带威胁,这个就有些过了。


#16

Marguerite:

其实,真的不要在意他说的这些难听话,其实我也被他抢白过,当时我心里也特别难过。
外国人很多人都是暴脾气。Richard是暴脾气中的暴脾气,但是人还是挺好的,绝对没什么私心的。他就是直来直去。当时我就想,和这样性格的人和做也是自己的一个小挑战不是?
:wink:


#17

按他们的逻辑 python 的库也没必要单独打包,全部 pip 安装就完事了。


#18

@ZhaoQiang

你可能不太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才会这么说:

最早 d:l:go 是 Bruno Friedmann 维护的,后来我接手,那时候只有我一个维护者。我写了 golang-packaging 并维护所有 go 的东西。

然后 SUSE 的人来了一个组,Richard 问我什么时间有空在 hangout 上开个会,那时候我很忙,就说北京时间周五周六晚上都可以。然后他们回了一个星期四开会。我是这个 repo 唯一的维护者,你是后来的,是不是跟我谈事得我有空?我告诉你我可以的时间了,你还安排一个我不合适的时间,这不好吧?

然后过一个礼拜多一点,我再上 OBS 就发现 golang-packaging 被更新了,更新的还不是我的代码,是他们的代码,tboerger 用 bash 重写的,还把 upstream URL 给我换了。开源世界这么对第一作者真的好吗?我自己弄个 fork,就能把 Base:System 里的 gcc 换了是吗?

最可气的不是这个,是我再提交代码的时候被拒了。他们说周四开会的时候决定了之类的,然后那个组的老大 flavio 和 Board Chairman RB 也过来各种说。(事后另外一个人告诉我说可能当时是为了赶内部进度。)

然后我提交替换回我自己代码的请求也被拒了:

https://build.opensuse.org/request/show/419779

之后我就心冷了。

后来有一次有个人在 Factory 列表发信问 golang 是不是死了,我就说了一下,我说我不会再跟那帮人合作了。

这时候一个 SUSE 负责社区关系的大佬 ismail 就过来私信我,问情况,我当时已经把所有证据都给他了。

他站在我这边的,说这么做肯定是不对的,破坏开源和 SUSE 形象之类的,许诺我会找 Flavio 谈。

又过了很长时间,他说因为工作变动他调回本部了,跟那帮人没有见面机会了。一堆 sorry 就拉倒了。

于此同时来看他们折腾之下的 golang 吧,跟 Dimstar 冲突了。所有的第三方包都不接受也不拒绝也不说原因。对 golang 本身的更新和修复也不响应,好几次都是过了挺长时间我看不下去了点的。我前面帖子贴的是因为发到私人邮件了才有个回复,你去看 factory 列表和 OBS 上那些 requests 根本没人理会的。

所以 RB 这么做绝对不能拿暴脾气来搪塞。他作为 SUSE 与社区之间的最重要桥梁,他选边站了。裁决我这件事也没有经过 Board 讨论,Board 会议都有记录的,你是内部员工,可以查看下。更何况他根本没有资格裁决,他该裁决的是 SUSE 那个组侵权吧?

那个组也已经违背了 SUSE 跟社区合作的基本原则,他们根本没尊重你啊。我觉得我这个事我告法院也能赢的吧?而且极度的不公开,开源世界第一作者都能被人抢,理由是一个我没列席过的会议,内容也没有任何公开记录。从 repo 里删除第三方包,和不接受第三方库和应用的决定,你也是从任何公开出处都找不到的。


#19

不是 Dimstar,他很 nice 的。我引用里那个 Thomas 是 Thomas Hipp,应该不是你认识的那个 Thomas。

我讨厌的是替换我代码的 TB,Flavio 的那个组,还有 RB。


#20

对,按照他们的逻辑,所有的 devel:languages 开头的 repo 的作用都不复存在。

作为一个语言类源的维护者,你必须在该语言有重大更新的时候,比如 python 2to3,对整个发型版层面有一个宏观把握,多少包会 fail,包维护者经常缺位的,需要你去修复。这点 python 维护者做的很好,singlespec 的时候建了一个源专门干这些事。

他们的逻辑会导致包的极度分散化,你根本不会知道 OBS 上有多少 golang 的包的,尤其是他们以一个正常的无前缀名被交上去的时候。这是必须改变的。

只是我觉得 Ismail 大佬都没解决的事情,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公开信?现在的 Chairman 还是 RB 吧,搞不好会被开除出社区的吧?